首页 > 文化 > 人文天地 > 正文

金庸为啥讨厌表哥徐志摩?

文章来源:大发时时彩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19:30:42

  这个表哥气质俊朗、武功超群,但是金庸最后总要把这位表哥描写得负心薄幸、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比如《天龙八部》慕容复、《连城诀》汪啸风、《倚天屠龙记》卫璧。不知道金庸为啥对表哥有这么大的阴影。

  金庸不仅不喜欢表哥,还不喜欢帅哥——据悉金庸曾拒绝让谢霆锋出演其武侠小说改编电视剧的角色,他认为小谢年轻时太张扬,形象不佳。且不说这种拒绝有没有道理,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金庸一向不喜欢帅哥。

  在金庸的大多数作品中,都有误入歧途的“高富帅”。这些“高富帅”,普遍家世不错,长相俊俏,又有情趣,比如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杨康、《天龙八部》中的慕容复、《连城诀》中的汪啸风、《笑傲江湖》中的林平之等。但是在书中,他们往往经不起诱惑,因为妒忌或贪欲暴露邪恶本质,从此走上令人不齿之路。

  如果一个人在小说里写过一次“讨厌的表哥”,这可能是偶然的,可如果他笔下的表哥就没好人,而且都是一个模式,全部是绣花枕头,全部外表俊美,内心龌龊,那这就不是偶然的。

  那么金庸讨厌的这个表哥,他是谁呢?听过我讲现代文学课的同学可能知道,我讲现代文学的时候,对我们社会上纷纷追捧的那位大诗人表示了很清醒的态度,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谁的表哥,我是凭着自己的文学研究,对社会上那种庸俗的吹捧表示不屑。现在我无意中发现,原来金庸的态度跟我差不多。

  金庸的生母徐禄是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最小的堂妹。那么你们知道了,原来徐志摩是金庸的表哥。金庸说:“我的母亲是徐志摩的姑妈,他是我的表兄。他死得很早,我和他接触不多,但印象深刻。我读过他的新诗,看过他的散文,都是很优美的,对我教益很深。”我们看看金庸是很会说言不由衷的客气话的,凡是这种客气话一般都不表示正面的评价。

  金庸有一次做客央视《艺术人生》,主持人朱军问他选择到剑桥读博士,是不是和徐志摩有关,徐志摩不是写了《再别康桥》吗,金庸说:“小的时候,受他的影响是有的,表哥在剑桥大学念书,爸爸说大了以后,你也去念。”最关键的是金庸后面还加了这么一句 :“那时徐志摩在剑桥,没有读学位,只是一个旁听生。”我们现在知道,金庸读的是博士,拿到学位了。

  那么,金庸讨厌这个表哥,是不是我们乱猜想?不是,我们还有其他证据。

  徐志摩有个笔名叫“云中鹤”,大家明白了吧,《天龙八部》中有一个著名的淫贼,四大恶人中最后一个,穷凶极恶云中鹤,这可不是巧合了吧。按理说是要回避的,你的表哥写诗,有著名的名字云中鹤,你怎么用这名字塑造这么一个恶人呢?我们看鲁迅就很知道避讳,鲁迅笔下的人物叫鲁四老爷,决不能叫鲁二或鲁三,叫鲁二别人就以为你影射周作人了,所以一定是鲁四老爷,鲁迅都知道避讳。而金庸故意这么写——云中鹤,研究徐志摩的一查就知道。

  还有,徐志摩《爱眉小札》中称呼陆小曼叫“小龙”“爱龙”“龙龙”,很肉麻。那么我们看,金庸写的小龙女,“是被扔在重阳宫外的弃婴,被古墓派第二代传人收养,并授以武功……这姓龙的女子名字叫作什么,外人自然无从得知,那些邪魔外道都叫她小龙女”。叫她“小龙女”的是“邪魔外道”。而且,在《神雕侠侣》中小龙女是失过身的,金庸为什么要这么写?他对徐志摩有态度。

  1931 年徐志摩空难,查家给他送了一副挽联,这挽联不是他们家的人自己创作的,而是从黄仲则的一首诗里面专门摘下来的,叫“司勋绮语焚难尽,仆射余情忏较多”,以杜牧和元稹的典故暗暗讽刺。也就是说,本来徐志摩是金庸家的亲戚,又死得这么惨,按理应该选一个完全表达悲伤感情的诗句作为挽联,或者自己写,但查家不是,他们送的这副挽联在这个挽悼之情中包含着明显的讽刺,暗示说,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啊烧都烧不尽,忏悔还不太多。(我们顺便说一下黄仲则,他字汉镛,也有查良镛的“镛”字。)

  在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的那一天,梁启超当场就发作了,没给他面子,痛斥他道德不好。但梁启超毕竟是以长辈的身份、老师的身份说这些话,徐志摩也不敢怎么样。你查家跟人家是亲戚啊,怎么还讽刺别人?可见金庸家对这件事也是另有态度。

  那么,还有一个证据,《天龙八部》中的王语嫣有人说很像林徽因,我们想一想云中鹤,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云中鹤曾经为救王语嫣而坠崖,大家知道这个情节吗?就在“枯井底,污泥处”那一章。这个王语嫣因为心灰意冷,不想活了,就跳崖自杀。她没想到第一个扑过去救她的是四大恶人中的淫贼云中鹤。

  而徐志摩为什么死的?是为了去参加林徽因的一个 party,坐飞机,不幸在济南上空遇难。这是不是又是巧合?还是冥冥中有什么力量?

  给徐志摩办丧事的时候,查良镛去过。1932 年春天,在安葬徐志摩的时候,少年查良镛代表全家前往吊唁。他说 :“我妈妈是他的姑母,他父亲比我妈妈年纪大得多,是我的老舅舅。徐志摩在山东坠机之后,在家里开丧。我爸爸辈分比他大,但他家里有钱有势,”看来徐志摩家比他家还有钱,“如果去吊丧,不免有谄谀之嫌,于是派我去。”你看,这有钱人家很讲究,不能他爸亲自去。

  “那时我只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孩,但他家里当我贵客那样隆重接待,我在灵位前跪拜后,舅舅徐申如向我一揖答谢。舅舅的孙儿(徐志摩的儿子)则磕头答谢。然后开了一桌酒席宴请。我一生之中,只有这一次经验,是一个人独自坐一张大桌子吃酒席。桌上放满了热腾腾的菜肴,我当时想,大概皇帝吃饭就是这样子吧!两个穿白袍的男仆在旁斟酒盛饭。那时我自然不会喝酒,只做样子假装喝半口酒,男仆马上把酒杯斟满。我不好意思多吃菜肴,只做过样子就告辞。舅舅送出大门,吩咐用自己家里的大船(在我们江南,就像这里各人家里有自用汽车般,各有自家的船)连同船夫、男仆送我回家(我家离他家二十七里路,叫作“三九”),再向我爸爸、妈妈呈上礼物道谢……我和徐志摩的干系,到此为止。因年纪相差太远,我只和他的儿子做朋友。”

  可见金庸对他的表哥徐志摩没啥感情,说了半天,就是吃一个饭。

  虽然金庸在公开场合不便于说他对表哥的不满,但是显然,他对这种人是看不起的。这种看不起和许多高人对他表哥的看不起是一致的。所以不论职业、不论党派,高人和高人的见解是一致的,站在山顶上的见解是一致的,而站在山底下的人,各有各的错误。这是为什么我们要“八卦”他家里这点儿事的原因。